互联网下沉时代的临沂老区:蜜桃电商年流水上

  • 时间:2019-11-15 06:42
  • 作者:sunbet
  • 阅读:

  山东临沂,战火年代,红色的火焰在这里燃烧。如今作为物流之都,可远眺亚欧大陆,四通八达。时代变革下,一座城市树立起经济新支柱。如今,在互联网+的带动下,助推革命老区焕发出新活力。日前,经济导报记者实地探访临沂下辖的蒙阴、费县等县域,感受电商下沉后,乡村“触手可及”的幸福。

  在沂蒙山区腹地,中国第五大造型地貌在此被发现命名,联合国授予的世界地质公园园区就此坐落,这就是岱崮。

  作为齐鲁名镇,岱崮即是“中国最美小镇”之一,也是文化圣地,同时还以地理标志产品——蒙阴蜜桃而闻名。

  出生在固镇燕窝村的王子景今年28岁,对她来说,蒙阴蜜桃再熟悉不过了。打小自家就种蜜桃,父母以前还是代办,虽然她在蜜桃电商的路子上只摸索了4年,但在蒙阴县已成了响当当的电商“巾帼英雄”(由蒙阴县政府颁发)。

  10月11日下午,经济导报记者见到王子景时,她正在位于“电子商务进农村综合示范蒙阴县配送中心”的自家仓库盯着蜜桃和蜜薯装箱出货。京东、顺丰的数辆物流车依次停在仓库出口,工人们搬运上车整齐码放。

  从蜜桃成熟的4月起,像这样大单量的出货规模今年已经持续了6个月。即便如此,当王子景说她的蒙阴宬溪商贸有限公司一年卖蜜桃等农产品的流水超过1500万元时,经济导报记者还是着实吃了一惊。从自己开网店,再到给网店、实体店等二级代理供货,她已经摸索出一套自己的生意经,“虽然C端利润高,但现在做B2B利润更稳定”。

  品种丰富、产期较长,加之在网络订单的挑剔味蕾下不断平衡甜度和个头的蒙阴蜜桃,让王子景们的销售量在近几年发生质的突破。

  “今年蜜桃每月单量在6万左右,每单出货3公斤以内。去年卖了280万斤,今年300万斤应该没问题。”王子景回忆,以前看父母做代办帮桃贩张罗货源时,桃农们总会在采摘前两三天开始浇水,让桃子“压称”。

  “这样采摘的桃子糖分会迅速被稀释,但桃农当时只认斤称,目的就一个——多卖钱。”她说,那时候消费者还没有开始注重甜度和口感。现在可不一样了,互联网和物流的发达,让各地多种类的农产品在市场被挑选,消费者更怀念原汁原味的自家种的味道。

  市场行情的微妙变化被互联网电商成功捕捉,精品农产品在种植源头被严控品质后,卖出了更高价值。

  经济导报记者走访中了解到,蒙阴蜜桃在田间的收购价一般在2-3元之间,经过挑选、包装后的5斤装蜜桃礼盒出货价差不多40元上下。而这样的原箱蜜桃礼盒经过上千公里的物流运输后,能卖到百元的零售价。

  来自蒙阴县的数据显示,全县果园面积100万亩,2018年果品产量119.5万吨,实现产值70.8亿元。其中“蒙阴蜜桃”栽培面积65万亩,产量96万吨,产值57.6亿元。果品收入占农民人均纯收入的70%以上。

  但由于单价低、规模较小、物流成本高、效率低,农产品上行之路仍旧艰难,核心就在于如何打通农村物流“最后一公里”。

  “拿蜜桃来说,尤其易损耗腐烂,物流是助推农产品上行的关键。”依据这样的理念,王子景近年来合作的物流伙伴“快准稳”。

  “以今年新合作的京东为例,只要单子输入客户地址,后台就看得出能不能送到。由于物流限制,之前蜜桃到不了的省域有五六个,如今内蒙古都可以次日送达了。”王子景告诉经济导报记者,物流的稳定性、实效性、覆盖率都上去了,这样一来,蜜桃也卖的更远、周转更快。

  抬手看表,在iwatch(苹果表)上按下接听键……在王子景的仓库,一位“时髦青年”正用一整套苹果“装备”接听电话。一番介绍后,原来这是京东物流蒙阴配送站负责人王东。

  “今年京东争取蒙阴蜜桃收件突破100万单。”从以往的“一派”,转变到如今的“一派一收”,在京东开展揽收业务的首年,王东给自己的站点定下了一个“小目标”。这样的底气,是基于5年的沉淀。

  “5年前,我从石材销售转行干快递,当时中心只有3名配送员。1人送城里,2人配乡镇。以分拣中心为界,这2名乡镇配送员分别配送南北向乡镇,每人配送的乡镇大约在5个左右。”王东回忆这几年来派送至乡镇的快件“水涨船高”,尤其是前年和去年。

  “以前乡镇配送员每人每天能送100个件,现在中心有6名配送员专职负责村镇,一人一镇已覆盖蒙阴6个村镇,人均还是百余件,人均每天开车送货得跑上百里地,你说下面村镇单量变没变?”王东告诉经济导报记者,现在每天整个蒙阴的京东派单量有三分之一得送达村镇。

  据配送员介绍,从前乡镇小学、镇政府是下乡的主要配送目的地,购买力比较强。后来,村里人发现快递可以送到乡镇后,他们也开始了网上购物。还有外出打工者为家中父母寄送的订单也开始增多,中秋节和春节单量尤其多。

  “从前哪送过大闸蟹,现在水产、进口水果等生鲜快件在我们县城也可以常见了。”一名快递员如是说。

  采访间隙,旁边友人打听王东开来的一辆白色大众牌小轿车,他回应“8万块,新买的”。

  从行头到“坐骑”,县城快递员的收入不禁令经济导报记者好奇。“一般每月五六千,遇上大促七八千是有了。”在王东看来,薪酬并不是这份工作最吸引人的部分,“关键我是有五险一金的人,特别是公积金,在县城里是很少职位会给的。”

  经济导报记者注意到,家乡业态的变化和丰富正吸引着年轻人返乡就业。今年,京东物流蒙阴配送站迎来一位从青岛回来的再就业务工人员。

  11月12日,辗转到50公里以外的费县,经济导报记者见到了去年刚刚将送货车换成“宝马”的梁培斌。

  “去年开业到现在,流水在几百万。重点是有人‘怕’我,也有人‘爱’我。”梁培斌喜滋滋的打趣道,“消费者喜欢呀,上网一查跟我线下店一个价格,能不高兴吗?而且看到了实物,他放心啊。”作为临沂费县最早的京东帮“帮主”,梁培斌还是县城里京东家电线下店的老板。

  不过,相比费县城里这家店,梁培斌觉得自己开的另外一家更“拿的出手”。距离费县县城不到20分钟的车程,经济导报记者来到位于东蒙镇天蒙路的京东家电南张庄专卖店。梁培斌的合伙人马安东在店里招呼前来选购空调的老乡。

  经济导报记者从下沉到乡镇的电商家电网点了解到,如今社区改造后的村里人置办空调、洗衣机、电饭煲是常事,大容量冰箱、大屏幕电视机、一级能效直流变频空调、10公斤滚筒洗衣机在这里更受欢迎。

  “现如今县城、乡镇消费分层并不明显。农村年轻人住房面积大,不讲价,现场看一看打开app比价后立马下单。上午刚送了一台双开门冰箱到镇上的凤凰城小区;前些天还送了一台65寸曲面屏电视机到永目村,户主刚搬新房。”采访中,1989年出生的马安东说起家电销售、安装头头是道。

  他的这家店今年才开张,开业那个月的流水最高,超过了30万元,后几个月平均在10万元左右。经济导报记者深感这个“下沉市场”表现出来的购买力。

  根据2019年费县政府工作报告,去年全县完成生产总值331.9亿元,增长8.6%,增幅居临沂九县首位;一般公共预算收入22.5亿元,增长10%,总量居全市第3位、九县第1位;总投资40亿元的“五路两桥一河”及民生配套设施建设顺利推进,加快实施棚户区改造工程,全年完成改造3116套。

  站在费县浚河岸边,随处可见正在施工的楼盘。在蒙阴和费县县城,无论是疾驰而过的外卖小哥,还是街边的共享电动车、自行车,互联网下沉的力量“触手可及”。

  在城镇化进程加快、农村社区改造、二孩放开等一系列红利下,拥有美丽乡村的低线城市正在被越来越多的互联网基因所“撬动”。

  “千万级”蜜桃电商王子景,快递配送站负责人王东,线上家电合伙人梁培斌、马安东……这些县城小人物的变化,正是电商、物流等新兴业态为乡村振兴带来的活力的真实写照。

sunbet

上一篇:眉山房地产雾效公司 下一篇:广州用科技管理每一棵树每片绿地 “数字绿化”